成立4年实现盈利,教育出版的融合发展有多难?

发布时间:2021-04-21

商务君按:在由中国出版协会和中国书刊发行业协会共同主办,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共同承办的“阅读X论坛”上,浙江青云在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程安寅以《教育出版融合发展路径的探索》为题发表了演讲,深入探讨了有关线上教育服务的打造和未来趋势的发展。

以下为演讲全文,有删改。

《教育出版融合发展路径的探索》这个演讲主题可以拆解为几个部分。首先是教育,教育是目前社会上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教育与医疗、养老,是目前国民经济的新三驾马车。据统计,教育出版占整体出版行业营收比例大概超过70%,当然,这并不是官方统计。

然后是融合出版,之前被叫做数字出版,那时大家都觉得数字出版会完全替代传统出版,数字教育或在线教育会替代传统的教育或教育出版。然而,这个说法至少在教育行业里还没有那么快应验,所以现在更多提融合发展,主要是指线上线下结合。

为什么是路径探索?而不是经验分享?因为教育行业趋势变化没有那么快。所以,所有的教育出版单位都是在做一些探索性的尝试,还并没有特别深入到融合发展或者在线教育的领域里。但这个情况,在去年发生了一些变化,疫情带来的全体师生线上教与学让整个教育出版行业感到危机。基于大环境,今天从以下四个方面跟大家做一些探讨交流。

青云在线是浙江教育出版社(简称“浙教社”)专门从事在线教育的公司,2016年成立至今探索之路较为曲折。2020年虽受疫情的影响,但是公司第一次实现了盈利。

目前青云在线初步形成了K12数字教育整体解决方案,在探索的过程中,最早提出了打造在线教育服务平台,但是我们逐渐发现在教育领域里面只有一个平台很难解决各种复杂的问题。所以面向课内、课前、课后与教辅应用场景提出了课程服务、知识服务和融合服务三大业务板块。课程服务主要是面向课内教学场景的解决方案,我们把它划分成基础课程服务与拓展课程服务。面向课前、课后学习的产品矩阵,构成了青云在线的知识服务,以新媒体平台与智能教辅产品为主。面向教辅产品的数字化需求,以浙教社为依托打造产品与服务。

建设多元化课程服务体系

关于课程服务。我们并没有从基础学科切入,而是从拓展性学科来切入。到去年青云在线基本已经形成较为完整的课程服务体系,包含为学生设计的课程配套的纸质书、工具材料、智能硬件。为老师设计的线上服务平台,包含课件、教案、双师课堂,还有教师培训服务。另外我们也整合出有关专用教室、智慧校园的整体解决方案。

在STEM(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教育)领域,青云在线“STEM未来计划”初步形成了品牌,入选了2019年度也就是第一届数字出版精品遴选推荐计划,目前已在200多所学校落地使用,得到了浙江省教育主管部门的认可,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为推进STEM课程开展成立了浙江省STEM协同创新中心,青云在线作为唯一一家企业入选。

相对于拓展性课程服务,已经形成比较完善的解决方案。在基础学科方面,我们尝试的比较晚,主要是因为浙教社的自有教材较少,也因为基础学科的市场竞争过于激烈。从去年开始,青云在线逐步打造基础学科产品,比如,青云在线即将上线的初中数学课程服务平台,一期已经实现了数字教材的功能,后续希望形成集教、学、评价、管理于一体的基础课程服务平台样板。

搭建功能性知识服务矩阵

在知识服务板块,2015年,青云在线开始尝试微信公众号。我们通过二维码的方式将公众号链接在图书上,在当时,很少有出版社在自己的图书上印资源服务性质的二维码。慢慢地发现用户上来的非常快。于是,就将公众号做成了矩阵,并开始做商业化运营,然后产品又延伸到了小程序、APP,满足用户的多元化需求。现在公众号+小程序+APP的矩阵,用户总量已经超过370万,月活超过50万,2020年整体阅读量过亿次,自建与引进的数字课程超过1000门,知识服务板块面向C端的营收超过1000万。

针对知识服务产品,我们在线上产品的基础上,又整合了一些方案。第一,基于硬件,已开发浙教学派(平板),目前正在策划盒子类产品。第二是青云易学产品,即面向中小托管机构提供赋能产品。

顺应媒体融合发展趋势

去年青云在线对教育出版的融合发展情况做了一个课题,研究了全国大概十几家地方教育类的出版社融合发展的模式,也做了一些归纳。主要分为三种。

第一,增值服务,每个出版社,尤其教育类出版社都有大量教辅资源,直接在图书上附加数字资源与服务。

第二,延伸产品,延伸产品是什么?是基于图书拓展延伸的数字产品,它的应用场景已不在图书上,但是基于图书而来的。像大象出版社推出的考试测评系统,是基于纸质试卷做的,最终实现服务是在线上,做一些评价性的数据收集分析。比如,江西教育出版社的智慧作业产品,通过收集纸质作业数据,做精准的推送。

第三,在线平台,在线平台可能更好理解一些,就是完全独立化的数字平台。

分析完产品形态,也大概梳理一下几种商业模式。

在增值服务领域,有些数字产品是单独定价的,但大多省份的政府采购是不支持纯数字内容的采购的,所以我们的做法是把图书的定价提上来,把数字产品的价格含在图书里。

在延伸服务领域,做得较多的是公众号,像广告、电商、数字课程、会员服务变现。也有实现政府采购的情况,如刚才提到的大象出版社、江西教育出版社,就是实现政府采购的例子。

在线平台分为两块,用户的自主付费和政府采购。如前两年广东省政府采购数字教材平台的项目,近几年也陆陆续续有其他地方政府财政开始采购数字化平台。

在线教育的未来与挑战

在分析完整个模式之后,和大家聊聊未来。

今年农历开年的时候,浙江省召开了一个数字化改革大会,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各方面都提出了数字化改革的要求,包括在教育方面。浙江省教育厅很快出台了自己的数字化改革方案,这个是我们判断B端的风向标。

另外,北京针对培训机构的一些动作,成为我们判断C端市场的一个风向标。

总体来说,未来的大背景就是基于疫情线上学习的常态化。虽然疫情期间线上教育短期爆发,并没有带来长期的收益。但是,对于用户习惯的培养,还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对于教师这个群体的用户习惯培养,尤为显著。原来进校园推广线上产品的时候,老师是非常不愿意接受的,但这次疫情被迫接受新事物之后,他们已经逐渐形成使用线上产品的习惯。

在大背景下,在B端,我们认为政府采购模式,可能会有一些变化。从原来在教育信息化这个领域上,只采购硬件,慢慢转变成硬件+内容+服务的方式。C端的变化会出现在学科线上培训领域,这个线上培训不是单纯的人对人的培训,可能是线上各类辅助学习的产品和服务的概念。所以学科线上辅助产品和服务的应用,可能会是一个趋势。

基于这个趋势,我们要分析一下教育出版在融合发展领域到底要走什么样的路径。所以我们对其优势与挑战进行了分析。

第一个优势,是内容层面的。教育出版社做的内容属于高冷内容,在线上,这样的内容其实并不合适,所以内容优势更强调的是内容的权威性。第二个优势,是渠道层面的,这个渠道的优势不是推广渠道的优势,而是出版社与教育主管部门之间天然的联系。

有关面临的挑战,核心是机制上的挑战,引申出来的是人员与市场,人员是指专业人才的引入,市场是指拓展市场的能力,尤其是线上市场。

面临挑战,我们怎么做呢?像传统出版社在工作中会受到机制上的限制,因此我们非常希望能跟与更多的民营企业合作,把双方的优势发挥出来,达到更好的效果。

最后用两句话来总结一下:第一,在互联网教育领域,教育出版社应该要有所作为。第二个,如果教育出版转型不成功,整个出版行业的转型升级,可能也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


浏览量:462